精选小说推荐_热门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大全 - 鹿和文学网

  • 首页 > 夏知星温瑾远

夏知星温瑾远夏知星温瑾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来源:sond|小说:夏知星温瑾远|时间:2023-01-25 09:07:46|作者:温瑾远

《夏知星温瑾远》小说夏知星温瑾远章节目录,小说夏知星温瑾远全文阅读,内容细致饱满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值得一看。果果将两人拉进了房间。她躺在床上,小小的双手一只牵着夏知星,一只牵着温瑾远,然后将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:“爸爸妈妈,新年快乐!”手背上是男人温暖的掌心。夏知星看了温瑾远一眼,又低头看向果果,鼻间莫名发酸。她强忍着泪水将人哄睡,而后回房。坐在床上,夏知星看着洗漱好出来的温瑾远:“昨晚你在哪里?”温瑾远......

夏知星温瑾远夏知星温瑾远

《夏知星温瑾远》免费全本在线阅读

果果将两人拉进了房间。

她躺在床上,小小的双手一只牵着夏知星,一只牵着温瑾远,然后将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:“爸爸妈妈,新年快乐!”

手背上是男人温暖的掌心。

夏知星看了温瑾远一眼,又低头看向果果,鼻间莫名发酸。

她强忍着泪水将人哄睡,而后回房。

坐在床上,夏知星看着洗漱好出来的温瑾远:“昨晚你在哪里?”

温瑾远擦头发的动作一顿:“你管好自己和果果就行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

闻言,夏知星火起,却还是压着脾气:“我是你妻子,你不让我管想让谁管?”

温瑾远却烦躁地将手里的毛巾甩在一旁:“你有完没完?简直不可理喻!”

说完,他换了身西装甩门而去,没看夏知星一眼。

卧室的门“嘭”的一声在眼前合上,温瑾远的那句‘不可理喻’一直在耳边回响。

夏知星只觉得心不断在下坠。

书里总说爱情走一遭,七年之痒最难熬。

她以前读着只觉得文人矫情,但如今在自己身上应验,才明白这就是现实。

那天之后,温瑾远再没回来过。

第二天果果问爸爸去哪了,夏知星没有回答。

自那之后,她也再没问过。

转眼间三月花开,开学季也到来了。

锦湾小学内,夏知星带着果果刚进办公室。

同事看见她们走了过来:“果果来啦,新年快乐呀!”

果果礼貌地开口回道:“新年快乐!”

清脆的童声在整个办公室响起,惹得人心生欢喜。

同事爱抚地摸了摸果果的头:“果果可是吉祥物,知星带的班一直都是最好最听话的,哪像我们班的学生,一个个恨不得上房揭瓦,每天没个安宁。”

另一个同事听了后说:“可不嘛,那些小兔崽子们还说果果就像个瓷娃娃,生怕声音大吓到她。”

办公室里哄堂大笑。

夏知星也跟着笑了笑,低头看着自己的孩子,心里却不好受。

因为患病,果果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长时间待在学校上课,而自己身为小学老师也没办法陪读,只能将果果带在身边。

这几年来都是如此。

一天的课很快就过去了,夏知星收拾东西准备下班。

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同事的喊声:“果果,你不能跑!”

夏知星心一沉,忙跑出去,映入眼帘的就是果果呼吸不畅的样子。

连忙将人送到了医院。

夏知星看着急救室亮着的红灯,眼眶通红。

她攥着手机,拨打温瑾远的电话:“果果出事了,你快来...快来市儿童医院!”

医院里寂静得可怕,冷风从窗户灌进。

夏知星坐在长椅上,紧盯着急救室的门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走廊响起脚步声,她回头就看到温瑾远一身风衣大步流星地走过来。

那一刻,夏知星再也绷不住,泪如泉涌:“果果……”

温瑾远眼神冰冷地扫过夏知星,正想说什么,急救室的灯灭了,医生走出来。

夏知星忙上前:“医生,我女儿怎么样?”

温瑾远也看着医生。

医生摘掉口罩:“这三年果果的病情虽然控制得很好,但是这个病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加重,我们会全力进行救治,不过你们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不知是着怎么回的家。

夏知星将果果哄睡,出来就看到温瑾远坐在沙发上,脸色深沉如水。

“我早就说过不让你带果果去学校,现在这样你满意了?”

他的话像刀一样戳着夏知星的心。

果果是她十月怀胎生的孩子,如果可以她宁愿是自己得病!

“那你呢?果果也是你的孩子,你每天除了会说忙还会干什么,你又有尽过身为爸爸的责任么?”

温瑾远一时语噎,更觉得夏知星不可理喻。

“明天我就让我妈把果果接走,你不适合照顾她。”

闻言,夏知星愣了下:“不行,果果的病越来越严重,婆婆年纪大,照顾不了她。”

“那你就辞职。”温瑾远的语气不容置否。

空气突然安静,夏知星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,顿觉陌生。

他一直知道当老师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,可现在却要让她放弃...

“我不会辞职,我也能照顾好果果。”夏知星态度坚决。

温瑾远不想吵下去,直接做了决定:“我会找人来照顾果果。”

话毕,转身走进卧室。

夏知星站在原地,只觉得寒意侵袭了全身。

一夜无言。

次日,夏知星请假在家照顾果果。

门响,她上前开门,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站在门口。

“您好,我是安年,温瑾远叫我来照顾果果。”

眼前的女人笑着,声音温柔至极。

但夏知星却神情僵硬。

因为她身上的衣服,赫然就是那天视频中出现的那件!

夏知星看着站在面前的人,握着门把的手猛然攥紧。

温瑾远说找人照顾果果,找来的竟然她?他是什么意思?

四目相对,安年笑着问:“不请我进去吗?”

夏知星刚想开口说话,原本在屋子里等她的果果却走了出来:“妈妈,是爸爸回来了吗?”

问完,她看到站在门口的安年,眨了眨眼:“这个阿姨是谁?”

夏知星往前一步,挡住了果果的视线:“是妈妈的朋友,果果先去看会电视,妈妈跟阿姨聊会天。”

果果懵懵懂懂地点点头,走回了屋内。

夏知星看着她走进去,转头看向安年,直接下了逐客令:“你走吧,果果有我,不需要别人照顾。”

安年却笑了笑:“果果的情况瑾远已经跟我说了,如果你能照顾好她,她昨天也不会进医院。”

安年的话像跟根针似的扎进夏知星心里,更令人心寒的是这话是出自温瑾远之口。

她紧咬着牙,忍着心里的痛意:“这是我家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

说完,夏知星转身进屋关上了门。

然后就给好友打去了电话,请她家的阿姨过来照顾几天。

中午,温瑾远突然回来。

他看着客厅里多出来的陌生中年妇女,眉头一皱:“安年呢?”

没想到,温瑾远回到家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问那个女人!

夏知星心里像被划了一道口子,血流不止。

她没回他,只是问果果吃好没有。

关键字: 夏知星温瑾远 夏知星温瑾远 温瑾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