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小说推荐_热门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大全 - 鹿和文学网

《闻默林嘉远》_闻默林嘉远(林嘉远 )最新章节

来源:sond|小说:闻默林嘉远|时间:2023-01-25 10:03:20|作者:林嘉远

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《闻默林嘉远》,小说《闻默林嘉远》讲述了主角闻默林嘉远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,内容精彩情节多变,作者林嘉远文笔精深。这声音听到闻默耳朵里,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,迷迷糊糊又不真切。闻默强撑着说了声“谢谢”,伸手想去拿手机,结果刚走一步,腿一软,人就站不住了。有人揽住了她的腰,将她拽进怀里。陌生的气息,让她警铃大作,奋力去挣扎,奈何手脚都绵软无力,那种挣扎看起来毫无力道,更像是在闹着玩。她被人拦在怀里半拖半推......

闻默林嘉远闻默林嘉远

《闻默林嘉远》免费全本在线阅读

这声音听到闻默耳朵里,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,迷迷糊糊又不真切。

闻默强撑着说了声“谢谢”,伸手想去拿手机,结果刚走一步,腿一软,人就站不住了。

有人揽住了她的腰,将她拽进怀里。

陌生的气息,让她警铃大作,奋力去挣扎,奈何手脚都绵软无力,那种挣扎看起来毫无力道,更像是在闹着玩。

她被人拦在怀里半拖半推往外走,有服务生发现异常,上前询问要不要帮忙。

闻默想开口呼救,肩膀上的手突然用力勒紧她的脖子,窒息感扑面而来,她瞬间难受得发不出声音。

“没事,我女朋友,喝多了,跟我闹别扭呢。”

一人笑着解释,另一人骂骂咧咧道,“服了你们俩,吵个架要死要活,大晚上还要跟你出来找人!赶紧走,我一会儿还有事呢!”

“你给老李他们打个电话,说人找着了,让他们都回去吧。”

服务生见两人对话自然,也就没有再多问,毕竟这种事情在酒吧太常见了。

等服务生一走,一人将外套搭在闻默头顶,两人拖拽着闻默离开酒吧,这才送来勒着她的手,闻默才得以喘气。

“操,差点露馅!”刚出来,其中一人就开口,“这新药可以啊这么快就见效了。”

“别磨叽,赶紧叫车。”

“叫了,一会儿就到,我先去买点好东西,”说着猥琐地笑了两声,“晚上保管让她爽翻天。”

“那个药帮我买几粒。”

“知道了!你小子,***刚刚在里面

两人说着污言秽语,闻默听得脸色发白,她意识非常清醒,听得见两人的全部对话。

她确定自己被下了药,应该是刚刚打电话回来喝的那半杯柠檬水,他们趁自己出去的时候,偷偷往里加了药。

普法节目里的案例,她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这两人显然不是第一次作案,相互配合打掩护非常熟练,自己要是落入这些人手里,怕是凶多吉少。

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!

为了让自己恢复知觉,闻默用力咬破下唇,疼痛感夹杂着血腥味,让她清醒了几分。

她暗暗蓄力,在男人接电话和网约车司机联系的时候,猛地咬住他的胳膊,男人吃痛,瞬间甩开了手,闻默一个趔趄,摔倒在地。

她根本感觉不到疼,挣扎着爬起来,跌跌撞撞往前跑。

“妈的!***!”

男人脸色一变,气急败坏追上去,一把抓住她的头发,将她扯了回来。

闻默拼了命的挣扎,动静很快引起路人的注意。

男人抱住她的腰,赔着笑,“老婆,我错了,你别闹了,咱回家,以后家里的事都听你的行吗?

“我不认识他!”

闻默想大声呼喊,但是因为药效,说出的声音像是蚊蚋,很快被男人的声音淹没,“老婆,咱再怎么生气,也别说这种话啊,不就是一个包,我给你买还不行吗?”

说着冲围观群众道,“这真是我老婆,我们俩去年才结的婚,我手机里还有我俩的结婚证。”

说着竟真的从手机里找出一张结婚证的照片,而那上面女人居然真的是闻默。

这份铁证如山的结婚证,瞬间打消了大家的疑虑,既然是人家家务事,别人确实也不好插手。

闻默惊恐万分,“不是的,他不是我老公,我老公——唔——”

话没说完,就被男人捂住嘴,“老婆,别闹了行吗?”

他手心上不知道喷了什么药物,有种奇怪的香味,闻默一嗅到,脑子就变得昏沉起来,连挣扎的力道都比刚刚小了很多。

男人将她搂进怀里,朝众人赔笑,“让大家看笑话了。”

有个女孩儿觉得不太对劲儿,拦住他们,“这个姐姐看上去意识不太清醒,我觉得还是等她醒了再说吧,不能听你这一面之词,要不然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吧。”

一听要报警,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厉色,脸色难看道,“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难道我会害自己老婆?夫妻闹个别扭去什么警局,让人看笑话吗?”

“去警局怎么就看笑话了?她是你老婆,她也有人权……”女孩儿还想据理力争,旁边一起的朋友见男人的架势,有些担忧,急忙劝阻女孩儿别让她多管闲事。

“张口人权闭口人权,就是你们这些大学生到处搞性别对立,弄得乌烟瘴气,我老婆就是看了你们的言论,三天两头跟我吵架!”

男人越说越起劲儿,大有不罢休的气势。

女孩儿毕竟太年轻,气得一张脸通红。

就在众人以为这真的只是一出家务事,准备散场的时候,有人穿过人群,一把揪住男人的后颈,猛地将他甩开,顺势将闻默揽入自己怀中。

“***谁啊?”

男人骂骂咧咧,“放开我老婆!”

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闻默努力睁开眼,隐隐约约看见了林嘉远的轮廓,她心里一酸,眼泪滚落下来。

那滴泪像是滚进了林嘉远的心口,烫得他心尖儿都在轻颤。

他抿紧唇,刮掉她眼角的泪珠,抬头对刚刚说话那女孩儿道,“帮我照周一下她。”

“我他妈跟你说话呢!”

男人叫嚣着就要上去抓林嘉远的衣领,结果还没碰到,就被人拧住了手腕。

沈青川笑得极其阴森,“蹲了这么多天,总算揪住你这个垃圾了,狗东西!搞人搞你爷爷地盘上了来了,谁他妈给你的胆子?”

男人眼神彻底慌了,但仍在硬撑,“你是谁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你撒手,不然我报啊啊啊啊——”

话没说完,手就被拧在了身后,男人疼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。

“松开他。”

闻默迷迷糊糊听见林嘉远说话。

她睁开眼想看清林嘉远在干什么,但是那药劲儿实在是太厉害了,她强撑了几秒,终于忍不住陷入黑暗。

失去意识前,她似乎听见林嘉远说了句很重要的话…

等闻默再次醒来的时候,人已经在医院了。

唐笑笑坐在病床前打盹。

她刚想动一下,发现手臂上还扎着针,头顶的药液正一点一滴往下落,注入她的身体。

“笑笑……”

一张口,就发现嗓子又干又疼,闻默忍不住咳了几声。

声音惊动唐笑笑,她一下子就醒了,慌忙道,“阿星,你可算醒了,吓死我了,你怎么回事啊,怎么突然就昏倒了?”

唐笑笑显然还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,闻默现在也周不上解释,忙问她,“林嘉远呢?”

“我没看到林嘉远啊,昨晚是一个姓沈的男人给我打的电话吗,说你昏倒了在医院,让我赶紧过来。”

沈青川打的电话?那林嘉远呢?

闻默闭上眼,头痛欲裂,她记得她昏迷前好像是看到林嘉远了,但也仅仅只记得这么多。

他在现场,那他人呢?

“笑笑,我手机呢?”

“在这儿。”

唐笑笑将手机递给她,“屏幕摔裂了,我也没开机,不知道还能不能用。”

闻默一看,果然,屏幕被裂纹炸成几分,想来是昨晚跟歹徒争执的时候摔坏的。

她按了开机键,好在只有屏幕损坏,显示什么的都正常。

刚一开机,手机上就跳出一条短信,是李岩发昨晚发的信息,让她早上九点半到他工作室那边试戏。

闻默抿起唇,又翻看微信,未读信息全是合种群里的未读提醒,没有一条是林嘉远的。

她攥紧手指,心底蔓延出一股无力的失落感,手指在林嘉远的号码上停留了很久,最后划开拨号界面,抬头对唐笑笑说,“你开车没?”

唐笑笑点头。

“送我去个地方吧。”

唐笑笑惊讶,“现在吗?”

“嗯。”

路上,唐笑笑才知道闻默是赴李岩的约来试戏,顿时兴奋得不行,但是一听是个小角色,又有点失望,“你这张脸去演个炮灰,观众都要怀疑皇帝是不是眼瞎了。”

闻默笑了一下,“能演的话,就算是个小角色我也很开心,第一步踏出去,才能有第二步第三步

关键字: 闻默林嘉远 闻默林嘉远 林嘉远